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6kj开奖直播 >

90-2千年代中俄边界协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30 点击数: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的决定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批准外交部部长李肇星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2004年10月14日在北京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以下简称“缔约双方”),根据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批准的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为了明确和确定已达成一致的中俄国界东段第7至第8界点及第10至第11界点两地段的国界线走向,达成协议如下:

  中俄国界线从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第二条所述的第7至第8界点的走向如下:

  从第7界点起,国界线溯海拉尔河(原苏联地图为普罗尔瓦河)水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大体向南偏东南行,至海拉尔河(原苏联地图为普罗尔瓦河)水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与无名河流(原苏联地图为阿尔贡河)水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的相交处,然后顺无名河流(原苏联地图为阿尔贡河)水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大体向北偏东北行,至第7/1界点。该界点在无名河流(原苏联地图为阿尔贡河)水流中心线。

  从第7/1界点起,国界线以直线向北行,穿过阿巴该图洲渚(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岛)至第7/2界点。该界点在额尔古纳河(原苏联地图为普罗尔瓦河)水流中心线。

  从第7/2界点起,国界线顺额尔古纳河(原苏联地图为普罗尔瓦河)水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大体向东偏东北行,至第8界点。

  中俄国界线从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第二条所述的第10至第11界点的走向如下:

  从第10界点起,国界线顺黑龙江(原苏联地图为阿穆尔河)主航道中心线界点。该界点在黑龙江(原苏联地图为阿穆尔河)主航道中心线界点所作岸线界点起,国界线沿上述垂线界点。该界点在黑瞎子岛(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上,直角坐标X约为5 358 650、Y为23 482 570。

  从第10/2界点起,国界线在黑瞎子岛(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上以直线界点。该界点直角坐标X约为5 358 300、Y约为23 482 740。

  从第10/3界点起,国界线在黑瞎子岛(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上以直线界点。该界点直角坐标X约为5 349 820、Y约为23 479 010。

  从第10/4界点起,国界线在黑瞎子岛(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上以直线界点。该界点直角坐标X约为5 349 790、Y约为23 479 040。

  从第10/5界点起,国界线在黑瞎子岛(原苏联地图为博利绍伊乌苏里斯基岛)上以直线界点。该界点直角坐标X约为5 349 650、Y约为23 479 140。

  上述中俄国界线,用红线标绘在比例尺为十万分之一的中国地图和原苏联地图上。在国界线叙述中所用直角坐标值均系从这些地图上量取的。

  上述用红线标绘中俄国界线的地图附在本补充协定之后,并作为其不可分割的部分。

  为了实地确定本补充协定第一条所述中俄国界线,缔约双方决定根据对等的原则成立联合勘界委员会并责成该委员会实施勘界工作——确定界河主航道中心线、河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的确切位置,根据本补充协定第三条确定国界河流中岛屿的归属,竖立界标,起草勘界文件,绘制详细的勘界地图,以及解决与完成上述任务有关的各项具体问题。

  缔约双方同意,本补充协定第一条所述中俄国界线,通航河流沿主航道中心线行,非通航河流沿河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行。主航道和作为国界线的主航道中心线、河流中心线或主流中心线的确切位置和据此划分河流的岛屿归属,待中俄勘界时具体确定。

  确定主航道的主要根据是航道水深,并结合航道宽度和曲度半径加以综合考虑。主航道中心线是标示主航道的两条相应的等深线之间的水面中心线。

  在边境地带实地可能发生的任何自然变化不影响实地勘定的本补充协定第一条所述地段的中俄国界线位置和岛屿归属,除非缔约双方达成其他协议。

  在界河中界线勘定以后,界河中新出现的岛屿,按勘定的界线划分,如果新出现的岛屿骑在勘定的边界线上,由缔约双方在公平合理的基础上协商,确定其归属。

  本补充协定作为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的补充。

  本补充协定须经批准,并自互换批准书之日起生效。批准书应尽快在莫斯科交换。

  本补充协定于二○○四年十月十四日订于北京,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俄文写成,两种文本同等作准。

  【明报专讯】俄罗斯国家杜马(下议院)前天(20曰)以绝对多数票,批准了中俄两国元首去年10月14曰签署的《中俄边界东段补充协定》,意味这份颇受关注的边境协定,分别通过了中俄两国最高立法机关的审查,中俄东段长达4000公里边境终于定形,俄罗斯远东地区曾经属于中国的150万平方公里土地在法律上永久归属于俄罗斯。值得注意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上月底通过这部曾被人指为“卖国”的边境协议时,极为低调,外界都不知情,只有一份京城小报在有关报道中轻轻带过。

  根据协议,俄罗斯将把黑龙江省附近面积为337平方公里的土地移交中国,其中包括黑龙江银龙岛全部、黑瞎子岛一部分,以及位于俄罗斯赤塔州额尔古纳河上游名为大岛的岛屿。

  俄罗斯最高立法机构批准该协定,意味这部文件在俄罗斯成为法律。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27曰也通过了有关边界协定,但主要官方传媒及全国人大官方网站都找不到有关议题及报道,倒是某京城小报“无意”透露,本届人大常委会议程包括“关于提请审议批准我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的议案”,泄露了“天机”,因而有海外舆论形容,中国最高立法机构“悄悄地”通过中俄边境协定。

  《中俄边界东段补充协定》获两国最高立法机关批准,中俄两国东段长达4000公里边境终于定形,困扰两国300多年的边境问题终于彻底解决。有舆论指出,中俄东段边境问题的解决,对中方来说实际上是“丧权辱国”的割地条款,因为中国放弃了总面积达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相当于41个台湾,或1360个香港。

  基于这一原因,中俄两国自1992年开始东段边境谈判以来,中国当局一直保持低调,既不公布谈判情,也不让媒体报道,甚至到最后两国签署了边境协定,中国普通民众仍对这个涉及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谈判一无所知。官方媒体强调,两国边境问题解决,是中俄关系史上具有重要而深远意义的大事,消除了两国加速发展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隐患。